亡蝶葬仪

关注我的小可耐麻烦点开一下
👉👉
杂粮最爱杰佣巍澜酒茨也吃别的cp
不是太太不是大大小透明欢迎来撩
随时扩列!

杰佣暂时封笔了……

以前接的梗或者故事暂时停更

专心【慕宇】tag

用来我和我家慕黎的日常故事 @慕黎.

杰佣也就偶尔写了

取关随意

明年三四月就高考

淡网

淡圈

取关随意

不定时更文

从昨天我的腰没了

我的老公 @慕黎.

我的大崽 @彼岸&此岸

我的小崽 @阳夕君⭐

我的宝贝 @芸芸不是真瞎子!  @婳菁

我的狼崽 @推杰佣去结婚

我的鲨鱼崽崽 @鳞月

然后家里的大宝贝太多艾特不完了😂😂😂

我的一大家子很幸福很开心

感谢乐乎,感谢第五人格,感谢杰佣给我们牵红线

你说人家一家子说话管你屁事?你是多吃一口饭了还是多呼吸一口空气了?

你不道歉我不删帖,我不怕撕我们一家子撕烂你

鱼鱼是雨殇:

我来挂人了,挂的是这个玛尔塔。
开始就骂我儿子,然后吵起来(我也有错,我沉不住气)然后骂完就说她发错了?这样不好玩小姐。
我也不想多说些什么了,挂人
谢谢小宇帮我@亡蝶葬仪 

【杰佣】病娇小短片

人物私设

奈布死亡像

杰克黑暗人格

开始——————

奈布·萨贝达失踪了在一场游戏里失踪了,没有人直到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因何失踪……

所有人知道的是那场游戏结束后杰克疯子一般的笑

——地下室——

『小奈布,我回来了。』杰克看着躺在地下室床上的奈布轻柔的说到

杰克一把抱起奈布将他揽入怀中,可是此时的人儿身体冰冷目光呆滞宛如坏掉的娃娃……

杰克一只手揽着奈布,另一只手打理奈布乱掉的碎发,突然杰克发现奈布的额头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尸斑,青黑色的尸斑在奈布洁白的额头上显得好生刺眼

『啊啊——小奈布的额头上出现尸斑了啊——』

『我来帮你解决掉吧——』本就病态的面容如今配上这寒冽的笑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杰克轻柔的把奈布平放在床上转身去找刀子,偌大的地下室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呲……什么也没有好麻烦……』杰克正准备出去找刀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指刃『为什么要找刀啊~指刃不就好了,小奈布不疼的……』不过还是要准备一些东西——

不一会杰克拿了好多东西下来放到床的一边然后杰克轻轻的解开奈布的衣服,动作是那样的轻柔仿佛再对一个稀世珍宝。

当指刃触碰到奈布肉体,只听“噗呲!”一声指刃穿过奈布肉体,鲜血流淌在洁白的床单上,红色的血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痕迹。
       
小奈布你知道吗?我啊,特别喜欢你的宝蓝色的眼睛,那样的通透,那样的无暇,而且我可以从里面看到我,小奈布你知道吗我多希望你只注视我一个人,可是你总是不把目光投放在我的身上却一直注视着你的朋友所以小奈布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这样他就只能看着我了。

杰克用右手轻轻的将奈布的眼睛取了出来放进准备好的玻璃容器里,容器里事先放好了福尔马林,两颗眼珠再福尔马林里是那样的美丽

你知道吗?你的嘴一直可以吐出我喜欢的词汇,还有我的名字,可是,为什么,你总是去呼喊别人的名字?说出忤逆我的话语?

现在好了,我用刀割开你的嘴角,然后用密线封住你的嘴巴,被刀割开的嘴角我要留着等你呼喊我的名字。
小奈布 你的心脏,是我最爱的地方,因为这里是我可以存留的地方。但是,你的心一直不为我跳,没办法,我只好把你的心脏取出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吃掉,鲜血的腥臭在我看来是这样的甜美。

鲜血再杰克雪白的脸上轻轻滑落给这个病态的人儿带去疯狂的美

现在好了,你我融为一体了,你的心脏终于为我跳动了。

杰克轻柔的取出奈布的内脏然后放入不同的容器了,然后将奈布放血,注入福尔马林,在轻轻的将内脏归位。最后用密线缝好……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小奈布——现在你只属于我了——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折翼天使了——』

没有人敢进入地下室打扰这场盛宴狂欢,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来了就好变成恶魔的盘中餐

【杰佣】夫夫相性100问(全篇)

撞梗致歉

哈喽!哈喽!大家好我是主持人!今天很高兴大家来到现场。然后因为经费的原因,我把庄园主赶跑了😂😂让我们有请今天的主角求生者奈布·萨贝达先生!还有监管者开膛手杰克先生!欢迎!

奈:大家好,我叫奈布·奈布萨贝达

杰:大家好,我是开膛手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主:欢迎二位请坐。废话不多说开始我们的100问吧!

第一问:你的名字

主:……谁出的问题(╯‵□′)╯︵┴─┴这不显而易见吗!

奈:啊!奈布·萨贝达。

杰:杰克

主:呜呜感谢两位先生的配合

第二问:你的年龄

奈:22

杰:24

主:唉?我还以为两位才十八

杰:嘿嘿,我家奈布比较显年轻。

第三问:你的性别

主:……导演!我不干了!什么破问题!(╯‵□′)╯︵┴─┴

奈:男性

杰:男

主:感谢两位的配合(つд⊂)

第四问:请问你的性格是什么?

奈:我比较冷,还有就是不爱说话吧!

杰:我是比较绅士。小奈布一点也不冷,很温暖的。

主:是啊!是啊!奈布先生很可靠的!

奈:谢谢(微微一笑)

主:麻麻我好像恋爱了!我喜欢那个用军刀的,嘴上有胶带的可靠的兜帽少年,可我打不过那个老流氓˚‧º·(˚ ˃̣̣̥᷄⌓˂̣̣̥᷅ )‧º·˚

杰:主持人你说什么?(怒气值飙升)

主:我什么也没说!(超怂)

第五问,对方的性格

奈:他,是很绅士,但就是一个老流氓。而且很温柔,也……很疯狂,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他!

杰:小奈布……我哪里流氓了?小奈布,很帅气,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而且不服输,很坚强。正是这一点深深的吸引着我!小奈布我爱你

主:嘎嘣!嘎嘣!狗粮真好吃

(导演:一个板砖干急下一个问题!)

第六问,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奈:我记得实在游戏里。那天是他限免。红教堂

杰:实在进庄园的那一天。那个时候他把军刀交给夜莺的时候是我第一次见他。随后如奈布所说在游戏里算是第一次见面。红教堂

主:两位的记忆都好好!

第七问,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杰:第一次见他,当把军刀给夜莺时那不满的容颜勾起我的兴趣。

奈:米菲骷髅头!

杰:……谁让庄园主给的破面具(╯‵□′)╯︵┴─┴

主:那个……这一问就这样吧!

第八问:喜欢对方哪一点

杰:奈布坚强的时候,为我展现柔软的一面的时候……还有好多好多。都是我最珍贵的回忆。

奈:在游戏里不放水厮杀的时候。

主:感觉好微妙的感觉啊!

第九问:讨厌对方哪一点

杰:旧伤发作,自己一个人扛的时候

奈:我下次注意。讨厌他抱别人。

杰:我……

奈:没关系的,开膛手有权利享受他的杀人方式

主:简直就是两人互宠啊

第十问:你觉得和对方向性好吗?

奈:可以

杰:非常棒!

第十一问:你怎么称呼对方

奈:杰克   老流氓  大猪蹄   笨蛋  我的杰克

杰:奈布   小王子   小甜心  小客人  我的奈布

主:狗粮好甜。

第十二问:你希望对方怎么称呼自己

奈:这样就好。对我而言这就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了。

杰:和奈布一样,但是奈布如今我们在一起了。你可以想我撒娇的。开膛手的爱不多。但愿为你全部奉献。所以多多依靠一下我吧!

奈:好!

这样很幸福,这就是我们大家想要看到的吧!

第十三问:你觉得对方像什么动物?

奈:猫咪吧!虽然很温顺,但是也有凶残的一面。而且很黏人。

杰:小奈布就像狼!孤傲,独居。什么都自己扛。

第十四问:如果要送对方一份礼物你会选择?

奈:一个独一无二的手杖

杰:一把全新的军刀

第十五问:你想要收到什么礼物?

奈:都好,只要是他。

杰:我也是。

主:今天后悔吃早饭了

第十六问:对对方哪里不满吗?

奈:对别人好。

杰:不知道照顾自己

第十七问:你的癖好

奈:没有

杰:没有

主:好统一

第十八问:对方的癖好?

主:跳过

第十九问:你做什么事会让对方不快?

奈:不懂得照顾自己。

杰:对别人太好。

主:(小声bb)原来知道啊!

奈/杰:主持人你说什么?(▼皿▼#)

主:没什么,我们下一问

第二十问:对方做什么会让你不快

主:跳过。

第二十一问:你们关系的程度

杰:就差结婚了

奈:对

第二十二问:两人初次约会在哪?

奈:红教堂。

杰:红教堂。

主:又一次出现了!

第二十三问:当时的气氛是什么样

奈:挺好的

杰:一开始很尴尬,很快就升温了!

emm这狗粮有点多了!!!

第二十四问:进展到何种地步

奈:该做的全做了!(面不红心不跳)

杰:是的

第二十五问:经常约会的地点

奈:很多,红教堂的红地毯,湖景村的极光,军工厂的探险,圣心医院的散步。

杰:没错

主:啊啊好温馨啊!

第二十六问:你会为对方生日做什么准备

奈:一顿晚饭

杰:一个专属与他的惊喜

主:好好奇!

第二十七问:由哪一方告的白

奈:他

杰:我

好迅速。

第二十八问:你有多喜欢对方?

杰:只要是他想要的,只要是我有的,全给他。

奈:愿意为他抛弃所有。

主:呜呜X﹏X好感动

第二十九问:你爱对方吗?

奈:我爱他

杰:我此生此世永生永世都爱他。

狗粮太多了

第三十问:如果对方迟到一个小时你会怎么办?

杰:去找他

奈:去把他腿打骨折

主:……两位真的是行动派……

第三十一问:你认为的情敌

杰/奈:没有

第三十二问:对方做什么会让你没辙。

奈:没有

杰:他做什么我都没辙

拒绝狗粮

第三十三问:如果对方有变心的行为你会怎么做?

杰:先把那个人杀了,再把奈布杀了。这样奈布就永远都是我的了!

奈:我会离开,并祝福他。

杰:我不会的小奈布,我说过我爱的是你!

奈:我知道,但是……生来就是在刀尖起舞的我或许……不配拥有爱情……

杰:不……奈布我永远不会的……

奈:嗯

主:还是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第三十四问:能原谅对方吗?

主:过!什么破问题(╯‵□′)╯︵┴─┴(▼皿▼#)

第三十五问:喜欢对方的那个部位。

杰:奈布的眼睛,就像是宝石一般的美丽。

奈:他的手。每次拥抱我的就是这双手。安慰我,保护我,为我擦去眼泪和被噩梦惊吓的冷汗的双手。

杰:我永远为你擦拭你不想去触碰的过去

主:奈布先生很幸福……我……算了不想了下一问!

第三十六问:对方最性感的表情。

杰:被欲望侵占双眼的时候。很美,让人移不开眼。

奈:用舌舔去指刃上鲜血的表情,那样的迷恋沉醉。又是那样的危险和性感。让人臣服。

主:噢噢噢!!!好像晓得不得了的东西咯!

第三十七问:两人在一起心跳加速的事。

奈:……见到他我的心跳都会加速吧!

杰:哈哈哈哈哈哈哈

主:什么破问题(▼皿▼#)

第三十八问:你曾像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奈/杰:没有,不擅长!

第三十九问:什么时候最幸福

奈:每天早上看到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就很幸福

杰:同上!

嗝!狗粮吃的有点饱了

第四十问:曾经吵过架吗

第四十一问:都是怎样的

奈:就是杰克抱别人后吵过

杰:小奈布我下次不会了.

第四十二问:怎么样和好的

奈:还不是杰克的甜言蜜语哄哄好的

杰:嘿嘿小奈布对这个没辙呐

第四十三问:转世希望做爱人吗?

奈:我们没有转世

杰:来到庄园以后我们就已经算死人了。所以没有转世一说的。

奈/杰:我爱他。

狗粮很甜……曾经他也这么说过……

第四十四问:什么时候感觉被爱着

参考第三十九问过

第四十五问:什么时候觉得他不爱我了

奈:抱别人对别人温柔的时候。

杰:我不会了……什么事都自己扛的时候

奈:我以后都会和你说的!

第四十六问:爱情的表现方式

奈/杰:去看庄园的日出,日落什么时候都在一起

太甜了(。>∀

第四十七问:有对彼此隐瞒的事吗?

奈/杰:没有

第四十八问:你的自卑感来源于

没有

第四十九问:你们的关系是公开还是机密

奈:公开

杰:我们再一起的那一天就公开了

第五十问:你觉得和对方的爱可以持续多久

奈:永远

杰:我们时间终结的那一天。

主:感谢二位,台下有准备的休息室请好好休息今天辛苦了

欢迎大家!来到欧利蒂丝庄园夫夫相性100问的直播现场!我是主持人!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求生者:奈布·萨贝达先生还有监管者:开膛手杰克先生!欢迎二位

主:二位后面的提问可能有点emm尺度大😂😂

第五十一问:请问你是攻还是受

主:我就说这破问题会让我没命!(╯‵□′)╯︵┴─┴劳资不干了(一把军刀,五个指刃架在脖子上)导演爱找谁找谁吧!(▼皿▼#)

杰:我们做过火了?

奈:相信我一会就回来

真的回来了!你的节操呢?!

奈:看吧!

主:导演说不给发工资(இωஇ )我容易吗我心塞(´-ωก`)

奈:我们尽量控制吧!

杰:我是攻

奈:受

主:呜呜X﹏X这题总算过去了

第五十二问:怎么决定的

杰:就……emmm

奈:就那样,躺床上以后就……一开始说会相互,结果我是下面的那个……然后从那天开始只要有他的游戏我一定遛他五台机

杰:他真的做到了(╥╯﹏╰╥)ง

主:奈布先生好威武!

第五十三问:对现在状况满意吗?

杰:非常满意!

奈:除了第二天腰疼,满意

主:意外的和谐

第五十四问:初次h的地点

奈:他家

杰:我家

第五十五问:当时的感想

奈:疼算吗?

主:算

杰:他终于是我的了

第五十六问:当时对方的表情

杰:面色微红,就像玫瑰一样想要然人一吻芳泽

奈:当时他汗挺多的,但不得不说很性感!

主:好像知道什么不的了的事(鼻血留下)

第五十七问:除夜早上第一句话

杰:早安我的小王子,你终于属于我了

奈:你个老流氓下次轻一点。

第五十八问:每星期的次数

奈:那要看我们这一个星期的游戏安排。

杰:要是游戏不多,就三次,多了就一次。

第五十九问:你觉得一星期最理想的是多少次

奈:我拒绝回答

杰:现在这样就很好。我不希望他太累。

主:杰克先生好宠奈布先生。

第六十问:那是怎样的h

奈:就是很正常的。

杰:想尝试体位,但怕他受伤

奈:是男人就放马过来啊!

杰:小奈布这可是你说的(鲜艳的红舌舔过白皙的薄唇。)

主:那个两位我们先……把节目做完可以吗?

杰/奈:可以

第六十一问:自己最敏感的部位。

奈:耳朵吧!

杰:腰。

第六十二问:对方最敏感的部位

过……看上一题

第六十三问:用一句话形容对方h的样子

杰:就像卸掉利爪的狼,但依旧让人臣服。

奈:看似猫,实则是狐狸。

第六十四问:坦白说你喜欢h吗?

奈:还行

杰:喜欢

第六十五问:一般h的场所

奈:我们的家。

杰:是的

第六十六问:想要尝试的场所

杰:到处都想尝试。

主:杰克先生你的人设崩了

第六十七问:冲澡在h前还是后

奈:都有

杰:前后家冲澡

好像发现不得了的事了

第六十八问:h时有什么约定吗

奈:不要离开我

杰:穷尽一生去保护你。

那个……笨蛋……好想曾经说过……如果你有一天看不到了,我来照顾你……保护你……做你的眼睛……笨蛋……走就走远吧!你的傻瓜已经死了啊……

奈:主持人……主持人……

主:啊?啊!下一问下一问,算了不想了

第六十九问:你和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没有×2

第七十问:如果得不到心,得到肉体你是赞同还是反对。

杰:我……赞同……但这也是取决于曾经。现在我都唯一就在我的身边。

奈:不赞同,我想要给他自由。如果不爱了何必强留。

主:是啊,不赞同。可是……(眼泪不注意滑落下来)下一问

第七十一问:如果对方被强暴了你会怎么办

杰:谁敢!敢我先杀了他,然后把他祖坟挖了。不……不能杀他我要他知道开膛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奈:他!不可能,不把人吓着不错了。一个行走的骷髅。不过放心吧!那样的人还没出生呢!就算出生了我也会把他塞会他妈妈的肚子里。

第七十二问:你会在h的时候不好意思吗?

不会

主:过

第七十三问:如果你的朋友和你说今晚很寂寞请……并要求h你会怎么做?

奈:没有的事,基本都有对象了

杰:我和奈布的答案一样。

第七十四问:你觉得自己擅长h吗?

杰:很擅长

奈:从来没试过

第七十五问:那么对方呢?

主:……过

第七十六问:……这个问题被度娘吃掉了。

主:(▼皿▼#) 什么鬼!啊!(╯‵□′)╯︵┴─┴

第七十七问:你比较喜欢对方h时什么样的表情

杰:宝蓝色的眼睛里曾经的所有被欲望吞噬,只注视我一个人。

奈:没睁开过眼

第七十八问:和恋人以外的h可以吗?

主:过过过,他们两个已经开始磨军刀还有指刃了!

第七十九问:你对sm有兴趣吗?

奈:那是什么?

杰:没有

奈布先生意外的纯情唉!

第八十问:如果对方不再所求你的身体,你会

主:(╯‵□′)╯︵┴─┴这小两口好好的,怎么可能!再有这样问题过!(╯‵□′)╯︵┴─┴(▼皿▼#)

第八十一问:你对强奸怎么看

奈:死亡了解一下。

杰:开膛手了解一下

主:了解了解(瑟瑟发抖)

第八十二问:h中最痛苦的事

杰:儿子(跟宠小小杰)突然进来

奈:没有。

主:感觉小小杰会被爸爸打死。

小小杰:hia!(我也很无奈,麻麻是我的不是你这个老光头的!)

杰:小子再说一遍

小小杰:hia……(粑我错了……)

主:很温馨啊!

第八十三问:迄今为止让你们最激动,最害怕的h场所是哪里?

圣心医院二楼

主:……这公粮我干了。

第八十四问:曾经对方有过诱惑的行为吗

……过

第八十五问被度娘吃掉了:(▼皿▼#) (╯‵□′)╯︵┴─┴

第八十六问:攻方有强暴过吗

……过

第八十七问:受当时的表情

(▼皿▼#) 导演你想怎么死

导:工资不要了

不要了(▼皿▼#) 说怎么死(╯‵□′)╯︵┴─┴

导:我去给你买水

第八十八问:作为h的理想对象是谁

杰:奈布·萨贝达

奈:杰克

第八十九问:现在对方符合吗?

过(╯‵□′)╯︵┴─┴

第九十问:在h的时候用过小道具吗?

没有

终于到了最后十问了!

第九十一问:你们的第一次在多少岁

……详情请看上

第九十二问:对方是现在的恋人吗?

过……(╯‵□′)╯︵┴─┴

第九十三问: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奈:眼睛。这里只注视他一人

杰:心房的位置。因为这里为他跳动

第九十四问又被吃了(╯‵□′)╯︵┴─┴

第九十五问:h中可以取悦对方的是

奈:注视他

杰:让他听心跳

好温馨啊!

第九十六问:h时你会想什么?

奈:希望梦永远不醒

杰:给他安全感

好甜

第九十七问:一晚h的次数

杰:一到三次

第九十八问:h时衣服是自己脱,还是对方脱

奈:他帮我,不过第二天我就要买新衣服了。

杰:自己

哇⊙∀⊙!

第九十九问:对你而言的h

奈:爱的证明

杰:我是他的所属。

好甜

第一百问:请对自己的恋人说一句话

奈:杰克,我是从小就在刀尖上行走的人,所以我不回去表达,我……希望可以保护这份恋情

杰:奈布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是你的了,借(杰)你一见倾心,用(佣)我一生陪你看遍万水千山!

主:这样的爱情才是幸福的。用一生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谢谢大家观看今天的夫夫相性100问。也感谢我们的杰克先生和奈布先生来到我们的节目谢谢

——END——

【杰佣】红珍珠的挽歌(全篇)

人物私设

这个故事是源自一个视频,人们猎杀鲸鱼血染红了大海。但我想说  虽然我也是人类,但我的祖先也是动物,我也是动物的一员

人鱼和开膛手梗

部分地方ooc

喜欢军人论的请不要点开

@阳夕君⭐  

@芸芸不是真瞎子!  这是我最爱的家人,

而且大部分我都没怎么写好

我爱我的雨殇,虽然雨殇离开乐乎了,但是这个是雨殇的梗

我也爱小天使!

我爱我的家人我的团队

开始————————————

时间:十九世纪
   
   很久以前大海里生活着一群美丽的天使,他们的名字叫做人鱼。有传说,人鱼的眼泪会化为珍珠,但有的人鱼只会在自己最爱之人身亡后,眼泪才会化作红色的珍珠,为逝去的爱人奏响无声的挽歌。
     
    奈布是人鱼家族最小的一只人鱼,但从小就比较成熟稳重,甚至可以说就是一个小大人。渐渐的,奈布身边可以交谈的朋友很少,但有很多孩子非常喜欢奈布海蓝色的鱼尾,让人觉得美丽。
      
   时间一晃而过,到奈布成人礼那一天了——
   
   族长:“奈布·萨贝达,今日是你的成人典礼,只要你的眼泪可以化作珍珠,便可成为人鱼家族的一员。”
    
  奈布听着族长在哪里大放言辞,却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一直在思考怎么哭。
       奈布并不是从小老成,小的时候,奈布也和普通的人鱼一样活泼爱闹,那个时候是奈布最幸福的时光。但有一天,因为奈布鱼尾的颜色太过于吸引人,在渔民出海的时候被发现了。就在奈布快要被渔网抓走的时候,奈布的妈妈一把推开奈布,大喊:“孩子,快跑。快点跑回到族群里去!”“不……我不要……妈妈……妈妈我们一起走……”,小奈布不知道母亲被人类带走会发生什么,可是动物的天性告诉他,如果不救妈妈,那么将会是生离死别。“没事的我的孩子,妈妈会回来的,现在答应妈妈无论如何不要回头,就一直游回族群里。”说罢,妈妈从渔网里像小奈布招了招手,小奈布游过看着妈妈,妈妈隔着渔网在小奈布的额头轻轻一吻,泪在她的脸上滑落 。当从脸颊滴落的一瞬间,泪变成了一枚红色的珍珠掉进了沉沙里。母亲的话语和那一吻,让小奈布以为妈妈会回来,便往族群游去。
  
     而奈布也错过了母亲眼中的恐惧和不舍,甚至还有一丝怀念。夜幕将至,渔网被缓慢的拉起,渔民看着被捕的人鱼并不是那海蓝色的鱼尾,而是一条赤红色的,便开始骂骂咧咧。母亲认为奈布安全了,便欣然的闭上眼睛,可她不知道奈布在渔网拉出海面的时候跟了上来奈布。不知道这渔网会将自己的母亲带往何处,只知道如果不跟上去,会错过和母亲见面的机会。
  
    船渐渐靠岸,奈布躲在一个岩石后面看着人类粗鲁的拉着母亲的头发,将母亲狠狠地摔在地上,并用一把巨大的锤子砸向母亲的头颅。就在那一瞬小奈布听到“呵——曾经用来杀害我丈夫的也是这个锤子吧!夫君我来陪你了——”。

“咚——”
     
     槌起槌落,鲜血染红了沙滩,也染红了那片大海。奈布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没有见面的父亲不是不不爱自己,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母亲死在了那片沙滩。

       “现在流下你的眼泪吧。”族长威严的声音让人觉得寒心。很多孩子都希望这个美丽的人鱼哥哥可以留下。当奈布听到眼泪可以流下来的时候,一直紧绷着的感情,一直隐忍的眼泪瞬间倾巢而出。压抑的悲伤瞬间感染了所有的人鱼,但是奈布的眼泪在滴落的那一刻,却只是普通的泪。“泪无法化珍珠,你走吧!人鱼族不需要废物!”族长的眼神看着奈布,宛如再看一个垃圾。当哪些被奈布感染的人鱼听到听到族长的话语,瞬间停止悲伤,反而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奈布。奈布的眼泪瞬间止住,还有一些没有滑落的泪珠挂在奈布的眼角处,这样的眼神奈布曾经看到过。也正是这样的眼神,让奈布失去了那个每天会为奈布准备食物,陪奈布玩,在夜晚给奈布吟唱歌谣的妈妈。小奈布回来以后像族人求救。当他们知道原因时,每一个人的脸上挂着鄙夷的面孔,和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奈布的心情五味杂陈,痛苦,愤恨无一不吞噬着奈布对这个族群的爱。最终,愤怒压制住了奈布的理智,他终于忍不住对他们吼道:“好啊!这样的族群我也不准备继续待下去了!因为你们的懦弱,害我的父母死亡!人类是我的杀父仇人,你们则是罪魁祸首!”曾经无邪的蓝眸瞬间被愤怒的红色所吞噬。那个无邪的少年在成人礼这一天被族人杀死了。

      奈布转身离开,他依然爱着这片养育他的大海,却无法释怀族人的见死不救。

人鱼a:“什么人啊!”

人鱼b:“做不了人鱼活该!”

人鱼c:“他这样的人不配做人鱼!”

       当人鱼们开始嘲讽奈布的时候,却不知死亡也悄然将至了。

切换场地皇宫——

       “我近日发现身体大不如以前了,而且开始出现皱纹,众绅士可有何办法?”

“女王陛下我有一人推荐。”

“哦,是谁?快给我引荐。”

      女王的话刚说完,宫殿里一阵黑风席卷而来,风卷着沙让人睁不开眼。不一会风散去,而此时一个身披棕黄色的人出现……不!那不能说是人,他是一个拥有一张帽檐下布满双眼的脸,下身像极了故事里海巫婆身体的,被人们抛弃信仰的神明!

“吾名哈斯塔——”

“吾曾是这片海域的神明。”

“人类,我帮助你满足你的欲望,但你也要保证从此不在触犯吾的领地。”

“不知伟大的神明为何愿意满足我的私欲?”女王鼓起勇气询问到。

“满足——呵,不过是希望吾的水域可以净澈罢了。”

“人类的丑陋已经污染了海洋里最美的生物,”

“人鱼!”

“人鱼!”听到这两个字,女王的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让哈斯塔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被帽檐所掩盖的眸开始晦暗——人类的欲望一如既往地丑陋啊!

a:“人鱼!那个可以买一个好价钱”

b:“人鱼长得也好看!”

c:“人鱼好吃!肉质鲜美!!”

d:“吃了人鱼肉还能长生不老!”

不知是谁吼出这么一句。

乌泱泱的人群瞬间骚动开始狂躁。

“来人,宣布下去,给我猎杀人鱼,只要猎到,重金奖赏!”

公告

凡事猎杀到人鱼着重重有赏!
                                                   ——皇宫
                                   ✘✘年✘✘月✘✘日
       有一个渔民发现了这个公告,瞬间,无论男女,无论老幼,人们拿刀叉开始大肆猎杀。
       人鱼的哀嚎,眼泪化作的珍珠,还有那鲜血,染红了那日出的大海。

        从族群里离开以后,奈布一个人游走在大海里。
   
      因为伤痛的过去,再加上族人的冷言相向让奈布的心彻底寒冽。尽管六月底的暖阳撒在这片大海上,但在这个孩子的身边却是寒冷的戾气。奈布心乱如麻,不知不觉已经游了很远。他来到一片海域,发现海沙上躺着两个尸骨。

       奈布心想:这片海域的话,人类的尸骨不应该存在的。但压抑不住心底的好奇,他游到两个尸骸的旁边,却发现这两个尸骸一个有腿骨,而另一个却没有!忽然,似乎有什么东西恍了奈布一下,他拭去那个物体上的海沙,是一个赤红色的鱼鳞!

       霎时间,冰封的心碎了,眼泪宛如决堤的洪水流落下来。

“妈……妈……”

颤抖的声音和压抑不住的绝望无助吞噬了奈布的所有。

“啊——————”

一声哀鸣响彻这一片海域。那赤红色的鱼鳞,正是那个保护了奈布,被人类杀死的母亲——蒂娜。

       奈布抬起头,想要阻止眼泪的滑落,但是看着大海上空的太阳,奈布的眼泪还是滑落了……当眼泪流尽后,奈布缓缓的低下头,开始寻找母亲的鳞片。低一下头的那一瞬间,曾经的天真彻底覆灭,那颗冰封的心也被高塔所围住。奈布一点一点的,用双手扫开海沙寻找母亲的鳞片,不一会被奈布寻找到的鳞片堆积成一个小山。当奈布准备再去寻找别的鳞片的时候,发现母亲尸骨心脏的地方,静静的躺着一颗红色的珍珠。

“这个是……”

奈布的手从肋骨的最低端伸进去,动作特别轻……仿佛是不想吵醒自己正在做梦的母亲。

“呃!”

当奈布的手轻轻的触碰到珍珠的那一瞬间,记忆宛如破闸洪水全部涌进他的脑海里:

曾经有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小人鱼,有一天偷偷浮出水面去看人类的世界。当小人鱼付出水面时,一个人类的男孩静静的看着小人鱼,两人四目相对,一见钟情。后来小人鱼和人类都违背自己的族群,和彼此结为终身伴侣。后来不知道是谁将这件事传了出去,曾经的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和她腹中的宝宝,将人鱼送下水,便被人类用石锤残忍的杀害了。人鱼眼睁睁地看着爱人死在自己的眼前,但是因为他们的骨肉,人鱼不得不回到族群。

       可是那个时候的人鱼族早已没有当初的纯真,对人鱼冷言相向,并且把她逐出了族群。

       “噗通”奈布坐在了地上,而那颗红珍珠却在奈布的手中微微的散发着红色的暖光。

“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人类的孩子,就要用我母亲的命,来救赎我人类的血液吗?妈妈不是说……人鱼都是温柔的吗?为什么会这么让人恶心……如果我是人类妈妈……妈妈就……不会死了……”奈布一边愤恨的无声询问世界的不公,另一边没有控制住力道,红珍珠碎了……

当奈布反应过来的时候………红珍珠已经化成碎末在水中融化开来……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母亲留给自己的最后的遗物都消失了……奈布缓缓起身,开始飞快的往族群游去。奈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回族群,是去疯?还是去质问?更多的还是想要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变成现在这样的?

或许是因为害怕,又或许是回忆起了曾经,奈布愣在水面。这时一个渔民看见了奈布,也看见了大海里那海蓝色的鱼尾,瞬间,渔夫的双眼像是看到金银财宝一样迸发寒光。趁着奈布还在发愣,他举起还在滴血的刀子,像奈布的胸膛刺去。或许是本能的反应,又或许是蒂娜的灵魂陪伴在奈布的身边,他本能的躲开了致命伤,但是刀还是在奈布白皙的手臂上划开一个不深不浅的口子,蓝色的鲜血从伤口处竞相涌出,疼痛唤醒奈布的大脑。他一个后仰躺进大海并且飞快的向别的地方游去。在海里,奈布是主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抓住奈布,就这样人们一遍骂着奈布一边把人鱼拉上岸。不知道游了多久,奈布看到一小片沙滩,他游过去,当身体刚出碰到沙滩便昏倒在沙滩上。

“哼哼哼~鲜血果然是最好看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背叛家庭的都该死啊~”

解决完妓女以后,杰克漫步在沙滩上,一边哼唱自己最爱的四小天鹅,一边擦拭指刃上的鲜血。为何神要创造人这样丑陋的东西……嗯?沙滩上有东西……杰克慢慢走进后,瞬间被眼前的人儿所惊艳到:看着奈布的鱼尾和还在流血的手臂,他轻柔的说:

“伟大的神啊!你创造了人这样肮脏的动物,却也创造了这样的天使!小可怜,是谁在你美丽的皮肤上划下丑陋的疤痕?”

杰克轻柔地用带有指刃的左手环住奈布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抱起海蓝色的鱼尾。此时的奈布就宛如一个折翼的天使,让杰克移不开眼睛。一路上,杰克无言,却一直注视着怀中的折翼天使。

“他的眼睛一定很好看吧……这鱼尾也是这样的美丽……不过这个伤疤好碍眼……”

很快,杰克回到家就把奈布轻轻的放进浴缸里,并且把浴缸放满水好不让这个折翼天使失去水分。安置好奈布以后,杰克转身回房去拿医疗箱,而奈布则是深陷在梦境中——

“唔……”

奈布睁眼以后,发现身边一片漆黑,只有他一个。奈布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绝不会坐以待毙,他开始在黑暗中选择出口。

“孩子……我的孩子……小奈布……”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黑暗而又空旷的世界响起。

“唔!”

奈布记得这个声音,记得这个温柔的……陪伴他童年的声音!还有这个对奈布张开双臂,宛如奈布小时候回家,蒂娜给奈布一个拥抱的样子。奈布看着这个记忆中熟悉的动作,便什么也不想,游过去紧紧的抱住蒂娜,呼吸着熟悉的味道。奈布以为妈妈真的回来了,突然被额头上的寒冷液体惊了一下。奈布抬起头,看到自己母亲昔日里温柔的面容此刻被刺眼的鲜血所染脏,而那个眼神,好像是在质问奈布为什么不去救她,为什么没有及时赶来……

“啊!”

一声尖叫,奈布瞬间坐了起来。

“嘶……”

奈布感到手臂伤口一痛,转过头便看到一个黑发红眸的人正在用舌头轻轻舔舐伤口处的血液

“松开我……”

因为是第一次被陌生人碰,奈布的连瞬间变得通红。不论奈布怎么挣扎,那个人的手依旧纹丝不动,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理会奈布的意思。

“家里的消毒水用光了,要不想你的胳膊废掉就别动。”
冰冷的语气还有那妖艳的红眸让奈布畏惧三分。杰克轻柔的在伤口处涂上消炎药,并且用绷带细心的缠绕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恶趣味的打了一个蝴蝶结。

       人类……也会帮助人鱼吗?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伤害我吗?

“谢……谢谢……你……”

奈布不敢去看杰克的脸生怕看到那样贪婪或者冷漠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什么,像你这样的天使谁都想把你珍藏起来。】杰克笑着看着浴缸里脸红透了的小人鱼

『你……不把我交给女王吗……』那祈求的意味的语气让杰克一阵心疼【我为什么要把你给女王?】『因为人鱼肉可以长生不老,我们的眼泪可以化作珍珠……把我给女王你不就发了吗……』我可以相信眼前的人类吗?

【呵!金钱这样肮脏的东西我没兴趣,我一个开膛手对钱可是没有任何兴趣。不过像你这样美丽的人鱼我倒想一个人独占……你叫什么?我叫杰克】

人类真的会有不一样的人吗?妈妈……当初爸爸是不是很温柔啊?我可以……相信他吗……『我……我叫奈布……』

杰克原本以为这个小天使不会把名字告诉自己没想到……不过这个天使的眼睛真的好好看:夜空下平静的大海,星星洒落在海里,星辰大海应照在这美丽的瞳眸里

这个男人整体五官都很好看,但那双红色的眼睛就安如母亲的红珍珠而且阳光这射出来就和母亲的鱼鳞一样的赤红

噗,这个小天使想什么呢,不过真的很可爱,让人忍不住调戏一下。杰克轻轻俯身在奈布的耳边说:“小奈布,你在这样看下去,我会觉得,你爱上我了哦~”

听到杰克这么一说奈布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说『那……哪有……你……你胡说……』

『不过开膛手是什么?』

杰克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奈布这么问,杰克也不准备瞒着他的天使,便说:

“杀人的厉鬼,不过我杀的都是背叛家庭的人。你若怕我也是正常的,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说完 杰克的语气瞬间低落让人觉得心疼。

“不……我没有觉得害怕……反而谢谢你愿意和我坦白。”

听到奈布的话语杰克微微惊讶,但转瞬即逝笑容在他的脸上无声绽放。我的心跳好快啊……这就是妈妈记忆里说的一见钟情吗?可是这样的我……他会接受这样的爱吗?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杰克和奈布之间的关系逐渐升温,奈布已经忘记自己在这个房子里带了多久……一天……一个月……一年……可对奈布而言不论时间推移多久对他而言……都那么的短暂,人鱼的时间很长,长到自己都记不得的了……奈布也在怕……怕这份感情不说出口的话……就没有机会……

有一天杰克拿了一瓶酒到浴室准备和奈布小饮一杯正当杰克说只准奈布和一小口的时候门铃响了杰克怕去晚了惹人怀疑便匆匆离去

奈布从未喝过酒但……奈布想今天和自己心爱的人告白,便拿起酒瓶一整瓶都喝了进去

当杰克回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己的小天使面色绯红的趴在浴缸的边缘

奈布看到杰克回来了便执起身说『杰克……我喜欢你……』润糯的声音再配上娇羞的容颜让杰克移不开眼睛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走到浴缸边抱紧奈布

『嘿嘿~杰克……你知道吗?我啊特别害怕人类……他们毁了我的族群,害死了我的爸爸妈妈……我真的……好害怕,你知道吗?刀割开我胳膊的时候好疼……我想哭……但我不能……因为我身体里有人类的鲜血所以我的眼泪无法凝成珍珠……』说到这里奈布紧紧的抓着杰克的衣衫无声的哭泣

奈布哭的时候杰克的心就已经疼的不要了,更不要说这样无声的哭泣

泪打湿了衣衫,这样哭泣的奈布是杰克第一次见……杰克一直以为小奈布不会哭……但他错了……奈布也是一个孩子……这么久的陪伴杰克冰封的心也被这个折翼的小天使所融化,看到他哭杰克的心也跟着疼

奈布哭够了吸吸鼻子继续说『杰克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紧……而且我也怕……我怕我不说出来……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人鱼的生命很长……长到让人绝望……我很喜欢你……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我不知道一见钟情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你……你喜欢我吗……』奈布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想要把心给他的那个男人……他在怕……他怕不成功连待在他身边的资格也没有了……

杰克一把抱住强忍着眼泪不敢留下来的小人鱼柔声的安慰道【我也喜欢你啊……但是奈布我怕你害怕我……我和你坦白我身份的那一天我想到过无数的坏结局……但我没想到你会那么说……小奈布我喜欢……很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终身伴侣吗?】当杰克说出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奈布再也忍住了,眼泪又一次滑落,杰克轻轻的为自己的珍宝逝去脸上的眼泪说【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就结婚,今天就当是我们的求婚好不好……求婚这天哭以后可会是一个小哭包的】

『这是你说的,你要敢丢下我我就咬死你!』【遵命我的小先生。】

杰克坐在浴缸边轻柔的哼唱着四小天鹅安抚着自己的小先生

————我是分割线————

女王你看这些人鱼怎样

女王我们可以那到多少赏金

唉,让一个人鱼跑了……

『跑了没事……这些就够我长生不老了!』欲望所吞噬的脸庞让人作呕

那个人鱼的尾巴是蓝色的,就连血也是蓝色的!

“蓝色的鲜血?蓝色的鱼尾?”

听到一个渔民这么说以后,女王心里丑陋的欲望再也隐藏不住了,说:

“所有人去给我找到那条人鱼带回来,我让你们都可以荣华富贵!”

有一天杰克处理完一个妓女以后回家的路上听到人们讨论:

那个人鱼去哪里了

呵只要找到就可以发财了

走吧咱们赶紧去找吧什么那些人要奈布做什么?

“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找人鱼啊?”

“你不知道那个人鱼的血是蓝的,女王要吃了他吗?”

杰克听到这个消息后,惊慌失措地赶回了家,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有人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杰克打开家门便一股脑冲进了浴室,但是大门并没有关上。

“杰克你怎么了?”

奈布看着紧张兮兮的杰克疑惑地问道。

“奈……奈布,女王……现在已……已经全城通……通杀你了……”

杰克气喘吁吁地说,看着自己的小恋人不可置信的表情,走上前心疼而又气愤地抱住他。

“杰克……把我上交给女王吧……”奈布急地快要哭了,

“不……不行……”杰克摇摇头说道“奈布,我现在就……就把你送回大海里……”

“杰克……我……我回到大海……我也是会被追杀的啊……”奈布哭了,他看到自己的恋人因为自己而着急担心,心里真的不是什么滋味

那个人跟随者杰克进入他的家,并躲在楼梯口听到杰克和人鱼的谈话,心想:

“没想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杰克居然把这条人鱼养在家里了……我现在就去告诉女王,这样我就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了!”

蝗嵇轻轻起身,开始往大门方向蹑手蹑脚的走,当走出大门蝗嵇就撒开腿开始疯狂的往宫殿跑去

“女……女……女王……我……我找到……我找到人鱼了……呼……呼”

蝗嵇一手撑着膝盖,一手给自己顺气。

“哦?找到了?说在哪里?”女王从王位上“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提起裙摆从皇座的高台上向下走去。

“噔,噔,噔”

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地板的声音让蝗嵇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回……回……回女王的话……在……在……杰……杰克的家……家里……而……而且……杰克……现……现……在……要送人鱼回……回大海……』蝗嵇不敢去面对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甚至可以说生怕下一秒脑袋就不见了

“很好!传我的指令下去,胆敢违抗格杀勿论!”
说罢,女皇提起裙摆就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现在让人把杰克的家和最近的沙滩全部包围!我要亲手拿下那条人鱼!”

“小奈布,今天我要送你回大海了,虽然很不舍………而且答应你的婚礼……可能要欠着了……”

说到这里,杰克的声音开始哽咽,但杰克一直背对着奈布,仿佛不想让自己的爱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模样。

“杰克……”

奈布一把抱住杰克的腰,脸颊紧紧的贴在杰克的背上感受自己爱人的体温。这是一场无声的道别,因为他们都知道谁也无法给彼此一个完整的答案……一旦踏出去就会死亡,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去闯一闯。

这场无声的道别并没有维持太久,过了一会奈布松开了双臂,杰克也转过身来一把抱起自己的心尖人……这一次或许是我最后一次拥抱你了……然后杰克一把将奈布抱起,就像杰克第一次将奈布,将这个折翼天使带回家那一天,不过这一次公主抱的位置调换了一下杰克将奈布抱起以后在奈布额头轻轻一吻,这一吻没有持续很久很快杰克的唇离开了奈布的额头,【小奈布,我不知道现在外面是否有士兵,但是你愿意陪我闯一闯吗?】奈布的双手轻轻的抚上杰克的脸颊柔声的说『刀山火海愿与君一起闯。』

当杰克抱着奈布出了大门,便看到已经驻守在这里的士兵。他将奈布托在一个手臂上,指刃在阳光的照射下迸发寒光。

“噗呲!”

“噗呲!”

肉体被利刃割开,鲜血肆意喷溅,染红了杰克的衬衫,也染脏了奈布的鱼尾。杰克冷冰冰的注视着自己刚完成的杰作,并没有为止触动,反而将奈布继续用公主抱的方式走向两人第一次相见的沙滩,独留被鲜血染指的庄园。

“杰克……你说……我们还能见面吗?”

奈布看着鲜血染脏了杰克的脸,他轻轻地为他擦拭脸上的鲜血。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小先生,我会带你回家……”

杰克话音刚落,士兵瞬间就包围了两个人。女王提着裙子,从沙滩上缓缓的像杰克走来,欲望也开始吞噬这最后的土地,

“杰克,只要你把这个人鱼给我,我就保你不死。”

“呵——不可能!”

说完,杰克便转过身,继续向沙滩边走去,每一步,都是那样的坚硬稳重。士兵和渔民的刀,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一道的疤痕,但杰克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

“敬酒不吃吃罚酒!”

女王丑陋的脸被愤怒吞噬,一把就抢过身边侍卫的枪,上膛,瞄准,只听“嘭!”的一声,子弹从枪口处直线飞奔。正当杰克快要到曾经抱起奈布的地方时,子弹摄入了杰克的心脏。『咳咳咳』鲜血顺着杰克的嘴角滑落,并滴在奈布的眼角处,这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他跪了下来。

       奈布被杰克轻柔的放在沙滩上,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扯出一抹微笑,温柔地对奈布说:

“小奈布……婚礼我可能……给不了你了……如果……有来世……咳咳……我……一……一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说完,杰克的头便低了下去。

“杰……杰克……你……你骗我的对不对?你骗我……我的……”奈布紧紧的抓着杰克的衣服,质问着他的恋人,
“你……你不是说……不是说要……要娶我的吗……我……我们今天……今天就结婚好不好……我们今天结婚……你别睡……杰克你……你别睡啊……”泪顺着眼角的血一起滑落,最终变成一个红色的小珍珠掉落在沙滩上。

“杰……杰克……你看……你看我也……我也可以把眼泪凝成珍珠了……你……看看………看看我好不好……”

奈布轻轻执起杰克渐渐冰冷的手,扶在自己的脸上,冰冷的温度彻底打破了奈布最后的希望。

“啊啊啊——————”

“杰克……杰克……你别……你别丢下我啊……爸爸妈妈已经没有了……族人也没有了……奈布……奈布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不要丢下奈布……好不好……杰克……我……我说过,不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愿与君一起闯!”

“噗呲!”

刀插进肉体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人鱼用指刃插进了自己的心脏,蓝色的鲜血顺着指刃滴落在沙滩上。奈布用额头轻轻的抵着杰克的额头,说:

“杰克……我……我来陪你了……是人类的私欲造就了我们……人鱼族的冷漠……也是人类的私欲将我们……赶尽杀绝……杰克……如果可以……我们……不要做人了……好不好……因为……人真的……太可怕了……”人鱼族最后的一个人鱼也死亡了。大海开始掀起狂浪,在沙滩上的人开始四处逃窜,但终究逃不过大海无情的吞噬。海啸一遍又一遍地吞噬着这块儿陆地。杰克和奈布的尸体紧紧地相拥,大海回到了最深处。而那枚红珍珠却来到哈斯塔的手里。

“蒂娜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奈布,就用这枚红珍珠,替我们揭露人类丑陋的一面吧!”

       人鱼本是最纯真的种族,却因为这样的纯真变成了人类的帮凶。世间再无人鱼,而人类丑陋的私欲也会毁灭自己。

——END——

【杰佣】红珍珠的挽歌(下)

人物私设

这个故事是源自一个视频,人们猎杀鲸鱼学染红了大海,被骂圣母婊也无所谓。但我想说  虽然我也是人类,但我的祖先也是动物,我也是动物的一员

人鱼和开膛手梗

部分地方ooc

喜欢军人论的请不要点开

@阳夕君⭐  感谢我的崽崽的排版,我爱我的崽崽

而且大部分都是崽崽的文笔

@芸芸不是真瞎子! 这是我最爱的家人,

而且大部分我都没怎么写好

我爱我的雨殇,虽然雨殇离开乐乎了,但是这个是雨殇的梗

我也爱小天使!

我爱我的家人我的团队

开始————————————

       “哼哼哼~鲜血果然是最好看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背叛家庭的都该死啊~”

解决完妓女以后,杰克漫步在沙滩上,一边哼唱自己最爱的四小天鹅,一边擦拭指刃上的鲜血。为何神要创造人这样丑陋的东西……嗯?沙滩上有东西……杰克慢慢走进后,瞬间被眼前的人儿所惊艳到:看着奈布的鱼尾和还在流血的手臂,他轻柔的说:

“伟大的神啊!你创造了人这样肮脏的动物,却也创造了这样的天使!小可怜,是谁在你美丽的皮肤上划下丑陋的疤痕?”

杰克轻柔地用带有指刃的左手环住奈布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抱起海蓝色的鱼尾。此时的奈布就宛如一个折翼的天使,让杰克移不开眼睛。一路上,杰克无言,却一直注视着怀中的折翼天使。

“他的眼睛一定很好看吧……这鱼尾也是这样的美丽……不过这个伤疤好碍眼……”

很快,杰克回到家就把奈布轻轻的放进浴缸里,并且把浴缸放满水好不让这个折翼天使失去水分。安置好奈布以后,杰克转身回房去拿医疗箱,而奈布则是深陷在梦境中——

“唔……”

奈布睁眼以后,发现身边一片漆黑,只有他一个。奈布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绝不会坐以待毙,他开始在黑暗中选择出口。

“孩子……我的孩子……小奈布……”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黑暗而又空旷的世界响起。

“唔!”

奈布记得这个声音,记得这个温柔的……陪伴他童年的声音!还有这个对奈布张开双臂,宛如奈布小时候回家,蒂娜给奈布一个拥抱的样子。奈布看着这个记忆中熟悉的动作,便什么也不想,游过去紧紧的抱住蒂娜,呼吸着熟悉的味道。奈布以为妈妈真的回来了,突然被额头上的寒冷液体惊了一下。奈布抬起头,看到自己母亲昔日里温柔的面容此刻被刺眼的鲜血所染脏,而那个眼神,好像是在质问奈布为什么不去救她,为什么没有及时赶来……

“啊!”

一声尖叫,奈布瞬间坐了起来。

“嘶……”

奈布感到手臂伤口一痛,转过头便看到一个黑发红眸的人正在用舌头轻轻舔舐伤口处的血液

“松开我……”

因为是第一次被陌生人碰,奈布的连瞬间变得通红。不论奈布怎么挣扎,那个人的手依旧纹丝不动,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理会奈布的意思。

“家里的消毒水用光了,要不想你的胳膊废掉就别动。”
冰冷的语气还有那妖艳的红眸让奈布畏惧三分。杰克轻柔的在伤口处涂上消炎药,并且用绷带细心的缠绕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恶趣味的打了一个蝴蝶结。

       人类……也会帮助人鱼吗?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伤害我吗?

“谢……谢谢……你……”

奈布不敢去看杰克的脸生怕看到那样贪婪或者冷漠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什么,像你这样的天使谁都想把你珍藏起来。】杰克笑着看着浴缸里脸红透了的小人鱼

『你……不把我交给女王吗……』那祈求的意味的语气让杰克一阵心疼【我为什么要把你给女王?】『因为人鱼肉可以长生不老,我们的眼泪可以化作珍珠……把我给女王你不就发了吗……』我可以相信眼前的人类吗?

【呵!金钱这样肮脏的东西我没兴趣,我一个开膛手对钱可是没有任何兴趣。不过像你这样美丽的人鱼我倒想一个人独占……你叫什么?我叫杰克】

人类真的会有不一样的人吗?妈妈……当初爸爸是不是很温柔啊?我可以……相信他吗……『我……我叫奈布……』

杰克原本以为这个小天使不会把名字告诉自己没想到……不过这个天使的眼睛真的好好看:夜空下平静的大海,星星洒落在海里,星辰大海应照在这美丽的瞳眸里

这个男人整体五官都很好看,但那双红色的眼睛就安如母亲的红珍珠而且阳光这射出来就和母亲的鱼鳞一样的赤红

噗,这个小天使想什么呢,不过真的很可爱,让人忍不住调戏一下。杰克轻轻俯身在奈布的耳边说:“小奈布,你在这样看下去,我会觉得,你爱上我了哦~”

听到杰克这么一说奈布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说『那……哪有……你……你胡说……』

『不过开膛手是什么?』

杰克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奈布这么问,杰克也不准备瞒着他的天使,便说:

“杀人的厉鬼,不过我杀的都是背叛家庭的人。你若怕我也是正常的,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说完 杰克的语气瞬间低落让人觉得心疼。

“不……我没有觉得害怕……反而谢谢你愿意和我坦白。”

听到奈布的话语杰克微微惊讶,但转瞬即逝笑容在他的脸上无声绽放。我的心跳好快啊……这就是妈妈记忆里说的一见钟情吗?可是这样的我……他会接受这样的爱吗?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杰克和奈布之间的关系逐渐升温,奈布已经忘记自己在这个房子里带了多久……一天……一个月……一年……可对奈布而言不论时间推移多久对他而言……都那么的短暂,人鱼的时间很长,长到自己都记不得的了……奈布也在怕……怕这份感情不说出口的话……就没有机会……

有一天杰克拿了一瓶酒到浴室准备和奈布小饮一杯正当杰克说只准奈布和一小口的时候门铃响了杰克怕去晚了惹人怀疑便匆匆离去

奈布从未喝过酒但……奈布想今天和自己心爱的人告白,便拿起酒瓶一整瓶都喝了进去

当杰克回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己的小天使面色绯红的趴在浴缸的边缘

奈布看到杰克回来了便执起身说『杰克……我喜欢你……』润糯的声音再配上娇羞的容颜让杰克移不开眼睛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走到浴缸边抱紧奈布

『嘿嘿~杰克……你知道吗?我啊特别害怕人类……他们毁了我的族群,害死了我的爸爸妈妈……我真的……好害怕,你知道吗?刀割开我胳膊的时候好疼……我想哭……但我不能……因为我身体里有人类的鲜血所以我的眼泪无法凝成珍珠……』说到这里奈布紧紧的抓着杰克的衣衫无声的哭泣

奈布哭的时候杰克的心就已经疼的不要了,更不要说这样无声的哭泣

泪打湿了衣衫,这样哭泣的奈布是杰克第一次见……杰克一直以为小奈布不会哭……但他错了……奈布也是一个孩子……这么久的陪伴杰克冰封的心也被这个折翼的小天使所融化,看到他哭杰克的心也跟着疼

奈布哭够了吸吸鼻子继续说『杰克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紧……而且我也怕……我怕我不说出来……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人鱼的生命很长……长到让人绝望……我很喜欢你……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我不知道一见钟情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你……你喜欢我吗……』奈布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想要把心给他的那个男人……他在怕……他怕不成功连待在他身边的资格也没有了……

杰克一把抱住强忍着眼泪不敢留下来的小人鱼柔声的安慰道【我也喜欢你啊……但是奈布我怕你害怕我……我和你坦白我身份的那一天我想到过无数的坏结局……但我没想到你会那么说……小奈布我喜欢……很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终身伴侣吗?】当杰克说出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奈布再也忍住了,眼泪又一次滑落,杰克轻轻的为自己的珍宝逝去脸上的眼泪说【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就结婚,今天就当是我们的求婚好不好……求婚这天哭以后可会是一个小哭包的】

『这是你说的,你要敢丢下我我就咬死你!』【遵命我的小先生。】

杰克坐在浴缸边轻柔的哼唱着四小天鹅安抚着自己的小先生

————我是分割线————

女王你看这些人鱼怎样

女王我们可以那到多少赏金

唉,让一个人鱼跑了……

『跑了没事……这些就够我长生不老了!』欲望所吞噬的脸庞让人作呕

那个人鱼的尾巴是蓝色的,就连血也是蓝色的!

“蓝色的鲜血?蓝色的鱼尾?”

听到一个渔民这么说以后,女王心里丑陋的欲望再也隐藏不住了,说:

“所有人去给我找到那条人鱼带回来,我让你们都可以荣华富贵!”

有一天杰克处理完一个妓女以后回家的路上听到人们讨论:

那个人鱼去哪里了

呵只要找到就可以发财了

走吧咱们赶紧去找吧什么那些人要奈布做什么?

“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找人鱼啊?”

“你不知道那个人鱼的血是蓝的,女王要吃了他吗?”

杰克听到这个消息后,惊慌失措地赶回了家,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有人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杰克打开家门便一股脑冲进了浴室,但是大门并没有关上。

“杰克你怎么了?”

奈布看着紧张兮兮的杰克疑惑地问道。

“奈……奈布,女王……现在已……已经全城通……通杀你了……”

杰克气喘吁吁地说,看着自己的小恋人不可置信的表情,走上前心疼而又气愤地抱住他。

“杰克……把我上交给女王吧……”奈布急地快要哭了,

“不……不行……”杰克摇摇头说道“奈布,我现在就……就把你送回大海里……”

“杰克……我……我回到大海……我也是会被追杀的啊……”奈布哭了,他看到自己的恋人因为自己而着急担心,心里真的不是什么滋味

那个人跟随者杰克进入他的家,并躲在楼梯口听到杰克和人鱼的谈话,心想:

“没想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杰克居然把这条人鱼养在家里了……我现在就去告诉女王,这样我就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了!”

蝗嵇轻轻起身,开始往大门方向蹑手蹑脚的走,当走出大门蝗嵇就撒开腿开始疯狂的往宫殿跑去

“女……女……女王……我……我找到……我找到人鱼了……呼……呼”

蝗嵇一手撑着膝盖,一手给自己顺气。

“哦?找到了?说在哪里?”女王从王位上“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提起裙摆从皇座的高台上向下走去。

“噔,噔,噔”

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地板的声音让蝗嵇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回……回……回女王的话……在……在……杰……杰克的家……家里……而……而且……杰克……现……现……在……要送人鱼回……回大海……』蝗嵇不敢去面对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甚至可以说生怕下一秒脑袋就不见了

“很好!传我的指令下去,胆敢违抗格杀勿论!”
说罢,女皇提起裙摆就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现在让人把杰克的家和最近的沙滩全部包围!我要亲手拿下那条人鱼!”

“小奈布,今天我要送你回大海了,虽然很不舍………而且答应你的婚礼……可能要欠着了……”

说到这里,杰克的声音开始哽咽,但杰克一直背对着奈布,仿佛不想让自己的爱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模样。

“杰克……”

奈布一把抱住杰克的腰,脸颊紧紧的贴在杰克的背上感受自己爱人的体温。这是一场无声的道别,因为他们都知道谁也无法给彼此一个完整的答案……一旦踏出去就会死亡,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去闯一闯。

这场无声的道别并没有维持太久,过了一会奈布松开了双臂,杰克也转过身来一把抱起自己的心尖人……这一次或许是我最后一次拥抱你了……然后杰克一把将奈布抱起,就像杰克第一次将奈布,将这个折翼天使带回家那一天,不过这一次公主抱的位置调换了一下杰克将奈布抱起以后在奈布额头轻轻一吻,这一吻没有持续很久很快杰克的唇离开了奈布的额头,【小奈布,我不知道现在外面是否有士兵,但是你愿意陪我闯一闯吗?】奈布的双手轻轻的抚上杰克的脸颊柔声的说『刀山火海愿与君一起闯。』

当杰克抱着奈布出了大门,便看到已经驻守在这里的士兵。他将奈布托在一个手臂上,指刃在阳光的照射下迸发寒光。

“噗呲!”

“噗呲!”

肉体被利刃割开,鲜血肆意喷溅,染红了杰克的衬衫,也染脏了奈布的鱼尾。杰克冷冰冰的注视着自己刚完成的杰作,并没有为止触动,反而将奈布继续用公主抱的方式走向两人第一次相见的沙滩,独留被鲜血染指的庄园。

“杰克……你说……我们还能见面吗?”

奈布看着鲜血染脏了杰克的脸,他轻轻地为他擦拭脸上的鲜血。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小先生,我会带你回家……”

杰克话音刚落,士兵瞬间就包围了两个人。女王提着裙子,从沙滩上缓缓的像杰克走来,欲望也开始吞噬这最后的土地,

“杰克,只要你把这个人鱼给我,我就保你不死。”

“呵——不可能!”

说完,杰克便转过身,继续向沙滩边走去,每一步,都是那样的坚硬稳重。士兵和渔民的刀,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一道的疤痕,但杰克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

“敬酒不吃吃罚酒!”

女王丑陋的脸被愤怒吞噬,一把就抢过身边侍卫的枪,上膛,瞄准,只听“嘭!”的一声,子弹从枪口处直线飞奔。正当杰克快要到曾经抱起奈布的地方时,子弹摄入了杰克的心脏。『咳咳咳』鲜血顺着杰克的嘴角滑落,并滴在奈布的眼角处,这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他跪了下来。

       奈布被杰克轻柔的放在沙滩上,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扯出一抹微笑,温柔地对奈布说:

“小奈布……婚礼我可能……给不了你了……如果……有来世……咳咳……我……一……一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说完,杰克的头便低了下去。

“杰……杰克……你……你骗我的对不对?你骗我……我的……”奈布紧紧的抓着杰克的衣服,质问着他的恋人,
“你……你不是说……不是说要……要娶我的吗……我……我们今天……今天就结婚好不好……我们今天结婚……你别睡……杰克你……你别睡啊……”泪顺着眼角的血一起滑落,最终变成一个红色的小珍珠掉落在沙滩上。

“杰……杰克……你看……你看我也……我也可以把眼泪凝成珍珠了……你……看看………看看我好不好……”

奈布轻轻执起杰克渐渐冰冷的手,扶在自己的脸上,冰冷的温度彻底打破了奈布最后的希望。

“啊啊啊——————”

“杰克……杰克……你别……你别丢下我啊……爸爸妈妈已经没有了……族人也没有了……奈布……奈布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不要丢下奈布……好不好……杰克……我……我说过,不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愿与君一起闯!”

“噗呲!”

刀插进肉体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人鱼用指刃插进了自己的心脏,蓝色的鲜血顺着指刃滴落在沙滩上。奈布用额头轻轻的抵着杰克的额头,说:

“杰克……我……我来陪你了……是人类的私欲造就了我们……人鱼族的冷漠……也是人类的私欲将我们……赶尽杀绝……杰克……如果可以……我们……不要做人了……好不好……因为……人真的……太可怕了……”人鱼族最后的一个人鱼也死亡了。大海开始掀起狂浪,在沙滩上的人开始四处逃窜,但终究逃不过大海无情的吞噬。海啸一遍又一遍地吞噬着这块儿陆地。杰克和奈布的尸体紧紧地相拥,大海回到了最深处。而那枚红珍珠却来到哈斯塔的手里。

“蒂娜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奈布,就用这枚红珍珠,替我们揭露人类丑陋的一面吧!”

       人鱼本是最纯真的种族,却因为这样的纯真变成了人类的帮凶。世间再无人鱼,而人类丑陋的私欲也会毁灭自己。

——END——

辛苦我的崽崽,我觉全程付出的是我的崽崽和芸芸我没做什么

【杰佣】红珍珠的挽歌(中)

人物私设

这个故事是源自一个视频,人们猎杀鲸鱼学染红了大海,被骂圣母婊也无所谓。但我想说  虽然我也是人类,但我的祖先也是动物,我也是动物的一员

人鱼和开膛手梗

部分地方ooc

喜欢军人论的请不要点开

@阳夕君⭐  感谢我的崽崽的排版,我爱我的崽崽

我爱我的雨殇,虽然雨殇离开乐乎了,但是这个是雨殇的梗

我也爱小天使!

我爱我的家人我的团队

开始——————

        从族群里离开以后,奈布一个人游走在大海里。
   
      因为伤痛的过去,再加上族人的冷言相向让奈布的心彻底寒冽。尽管六月底的暖阳撒在这片大海上,但在这个孩子的身边却是寒冷的戾气。奈布心乱如麻,不知不觉已经游了很远。他来到一片海域,发现海沙上躺着两个尸骨。

       奈布心想:这片海域的话,人类的尸骨不应该存在的。但压抑不住心底的好奇,他游到两个尸骸的旁边,却发现这两个尸骸一个有腿骨,而另一个却没有!忽然,似乎有什么东西恍了奈布一下,他拭去那个物体上的海沙,是一个赤红色的鱼鳞!

       霎时间,冰封的心碎了,眼泪宛如决堤的洪水流落下来。

“妈……妈……”

颤抖的声音和压抑不住的绝望无助吞噬了奈布的所有。

“啊——————”

一声哀鸣响彻这一片海域。那赤红色的鱼鳞,正是那个保护了奈布,被人类杀死的母亲——蒂娜。

       奈布抬起头,想要阻止眼泪的滑落,但是看着大海上空的太阳,奈布的眼泪还是滑落了……当眼泪流尽后,奈布缓缓的低下头,开始寻找母亲的鳞片。低一下头的那一瞬间,曾经的天真彻底覆灭,那颗冰封的心也被高塔所围住。奈布一点一点的,用双手扫开海沙寻找母亲的鳞片,不一会被奈布寻找到的鳞片堆积成一个小山。当奈布准备再去寻找别的鳞片的时候,发现母亲尸骨心脏的地方,静静的躺着一颗红色的珍珠。

“这个是……”

奈布的手从肋骨的最低端伸进去,动作特别轻……仿佛是不想吵醒自己正在做梦的母亲。

“呃!”

当奈布的手轻轻的触碰到珍珠的那一瞬间,记忆宛如破闸洪水全部涌进他的脑海里:

曾经有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小人鱼,有一天偷偷浮出水面去看人类的世界。当小人鱼付出水面时,一个人类的男孩静静的看着小人鱼,两人四目相对,一见钟情。后来小人鱼和人类都违背自己的族群,和彼此结为终身伴侣。后来不知道是谁将这件事传了出去,曾经的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和她腹中的宝宝,将人鱼送下水,便被人类用石锤残忍的杀害了。人鱼眼睁睁地看着爱人死在自己的眼前,但是因为他们的骨肉,人鱼不得不回到族群。

       可是那个时候的人鱼族早已没有当初的纯真,对人鱼冷言相向,并且把她逐出了族群。

       “噗通”奈布坐在了地上,而那颗红珍珠却在奈布的手中微微的散发着红色的暖光。

“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人类的孩子,就要用我母亲的命,来救赎我人类的血液吗?妈妈不是说……人鱼都是温柔的吗?为什么会这么让人恶心……如果我是人类妈妈……妈妈就……不会死了……”奈布一边愤恨的无声询问世界的不公,另一边没有控制住力道,红珍珠碎了……

当奈布反应过来的时候………红珍珠已经化成碎末在水中融化开来……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母亲留给自己的最后的遗物都消失了……奈布缓缓起身,开始飞快的往族群游去。奈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回族群,是去疯?还是去质问?更多的还是想要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变成现在这样的?

或许是因为害怕,又或许是回忆起了曾经,奈布愣在水面。这时一个渔民看见了奈布,也看见了大海里那海蓝色的鱼尾,瞬间,渔夫的双眼像是看到金银财宝一样迸发寒光。趁着奈布还在发愣,他举起还在滴血的刀子,像奈布的胸膛刺去。或许是本能的反应,又或许是蒂娜的灵魂陪伴在奈布的身边,他本能的躲开了致命伤,但是刀还是在奈布白皙的手臂上划开一个不深不浅的口子,蓝色的鲜血从伤口处竞相涌出,疼痛唤醒奈布的大脑。他一个后仰躺进大海并且飞快的向别的地方游去。在海里,奈布是主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抓住奈布,就这样人们一遍骂着奈布一边把人鱼拉上岸。不知道游了多久,奈布看到一小片沙滩,他游过去,当身体刚出碰到沙滩便昏倒在沙滩上。

——TBC——

下一章就是杰克出场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家

是我的工作室

也是我的团队

虽然我文笔很烂,没几个人喜欢

但我还是会努力

我和我的绑文和平解绑

但我这辈子除了我的家

我不会在有绑文或绑画